魅惑之夜 Part one + Part two

Posted by 奈菲大好(某min) on 09.2009 なのは同人 0 comments 0 trackback
...(默)
偶然记起许久前300的糟糕坑Orz!

嘛,既然已经沉到底了,也无谓去捞它上来了吧。(笑
毕竟、魔炮区现在和和谐谐的感觉蛮好W~
所以这种糟糕东西,还是丢部落格里面就好吧XDD~

虽然当时说了寒假回来会更,可是现在我完全没有动工的念头呢。(倒
因为似乎、还有很多想写的?WW
所以、不管怎么说,还是先收藏进来再说。
纪念某MIN的XE第一次。(爆

Part one

一道樱色光芒快速划破宁静的夜空。

「Master, it is dangerous to fly at such a high speed.(这样高速飞行很危险)」
手中的魔导器闪烁着红色光亮,适时地提醒自己那虽然在工作上很出色,但在涉及和某人有关的事上、总会莫名地犯胡涂的主人。

如同现在,完美地完成了任务后——夜晚两点多在漆黑的城市上空以常人所不能理解的速度赶回六课。

「啊抱歉,Rising Heart 。」
棕红发色的少女报以歉意一笑,在稍微(?)认识错误后稍微(!)放慢了速度。
「马上就到了。」

很快,就能和她见面了,在分别整整一个星期后。

―――――――――――――――――――

预定要将近两星期才能完成的任务,被派出到第三十六管辖地区的高町教导官、只用了一个星期就结束了,
当然、这其中除了本身对工作的高度负责之外,还有一种极其微妙的心态…

所以,任务结束的下一刻,连休息也顾不上、甚至没通知六课总队长,在任何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
她连夜赶回来了。

将回来后要交上的报告暂时撇在脑后,也没有立刻到总队长室报到,第一时间要去的——
毋庸置疑、是那总有某人温暖身影的队舍。

―――――――――――――――――――

深夜两点多的队舍里一片寂静,伴随着床上轻缓的呼吸声的,只有床头滴答作响的时钟。

「咿~」连同走廊的光线、透过开启的电子门溜了进来的,还有一抹黑色身影。

「菲特ちゃん…菲特ちゃん?」
轻叫了几声,耐心等了一会儿,并没有听到任何人的回答。

电子门自动合上,奈叶小心地走上楼梯到了床边。
然后,凝神…

「嘛~我这么辛苦地赶回来,你竟然在睡觉?」口气中略带失望。

不过——
确定床上的人在自己不在的时候有好好地在这个时辰睡觉,有好好地盖好被子,还是欣慰地笑了。

「虽然有点担心你,不过看来过得还好嘛。」

视线突然扫过床头柜上的大批公文和还盛有半杯咖啡的马克杯,习惯性地去摸了一下。
却是暖暖的。

无奈地笑了笑「收回前言,菲特ちゃん总是让人放心不下。」

可是看看自己,竟然还穿着防护服…
要是被菲特ちゃん知道,恐怕她也会这样说自己吧?

不管怎么说、先洗个澡吧,顺便冲走连夜飞行的疲劳…
——这样想着,不忘细心地帮菲特掖了掖被角。

―――――――――――――――――

轻声地没有吵醒沉睡着的人,拿出衣柜里早已被贴心的那人、叠得整整齐齐的换洗的衣服,微微一笑,进了洗澡间。

将头发湿润后拿过洗发水,却发现重量比自己刚离开时少了很多。

愣了一会,溺爱地叹了口气。

「菲特ちゃん,还是不会自己洗头吗?」

因为怕眼睛进水,所以一直都是自己帮她洗头的,没想到自己一离开菲特洗头就又乱套了。

可以想象自己不在时,那笨笨的抱抱犬紧闭着双眼、一个劲地往自己的金发上倒洗发水,然后手忙脚乱地把自己弄得满身泡泡的样子,
一脸认真又紧张的就像在完成什么重大任务一样。

「好可爱…」不自觉地,脸上浮现一阵热度。

―――――――――――――――――――

洗完澡后出来,奈叶已换上粉红色的睡衣,一边走上楼一边侧着头、用干净的毛巾擦拭着还淌着水的柔顺长发。

把床头的橘黄色灯光调到不至于影响菲特的睡眠的亮度,奈叶坐到了床沿上,
手中虽然还在忙着,视线所及却是菲特那张带着成熟迷人韵味的脸。

寂静的深夜,安稳的轻微呼吸声,空气中残留的淡淡洗发水味,一下一下地、轻轻却不乏震撼力地冲击着她的听觉和味觉。

……

「菲特ちゃん真的…很诱人啊…」
良久,道出了连奈叶自己都有少许吃惊的话,接着,红唇勾出自己都不甚了解的上扬弧度,
「啊…半夜乱想可不好哦,高町奈叶…」

稍微唤回奈叶的意识的、是侧躺着的菲特突然动了一下的手。

「嗯?」有点不明地看着菲特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慢慢上下移动着的手,
微笑的原因是感觉就像不久前的早上、睡着的薇薇欧在找自己时的可爱举动。

「唔…奈…叶…」

当当!

呃、有点奇怪啊,这气氛…
这不带任何征兆敲响的警钟、是怎么回事啊…?

似乎是找不到自己想要的温度,那好看的眉头皱了起来,下意识的自我保护感使她握紧了拳头往怀里缩。

心疼的奈叶伸出一手、牵住了她往回缩的手,口气温柔
「我在这里哦,菲特ちゃん。」

手心传来的温度驱除了一丝不安,绷紧的眉头终于轻轻舒展开来,菲特稍微挪了下身体,由侧躺变成仰躺着。


沉睡而毫无防范的姣好面容,娇艳欲滴的红唇,乖乖耷拉着的金色长发丝,滑下的黑色蕾丝肩带,嫩滑的肩部肌肤,
还有因呼吸而上下小幅起伏着的白皙胸部…

无处不在挑战着奈叶逐渐被消磨掉的理智。

「啊…」情不自禁地,感叹声溜出了口。
非常配合地,身体某处的热度开始袭上脑部,意识开始、不受控制。

诡异的红色,蛊惑人心的玫瑰之血。

「菲特ちゃん…菲特ちゃん?」
试探地叫出对方的名字,如同刚才回答的只是——一片静谧。
莫名地,心跳开始加速,一下一下地冲击着脑内神经。

亲一下,可以吧?
只是亲一下而已,应该可以吧?

毛巾由手中滑落。
轻爬上了只属于她们的床,用还能自由活动的另一只手将湿润的发丝扶后、以免惊醒了沉睡中的公主。

然后伏身、采撷那诱惑的伊甸园之果。


柔软却不失弹性。
温润而不失甜滑。

一如第一次对菲特的浅尝,此刻给奈叶的,仍是这般甜美的感觉。
这是菲特独有的、只属于高町奈叶一人的味道。

禁忌之果的蛊惑力,就在于人们在初次的品尝后——再也无法停下。
所以,还想要更多…更多…


于是,蜻蜓点水的唇并未能如预想般离开,而是和分别已久的另一方相互交叠,
点点滴滴、细水流长地倾诉着浓稠的思念…

……

也不知是何时失去了理智,当情欲支配下的奈叶注意到自己的行为时,已侵略到了菲特白皙的脖子处,
并留下了小小的战绩。

「唔…奈叶?」

菲特突然的动静令奈叶的心跳倏然漏了一拍,就像个做坏事的孩子被当场抓到一样。
扶着发丝的手同时抖动了一下,柔顺的发丝顺势跌落下来,轻柔地抚过身下那人干净的脸庞。

「呜…好痒…」甜腻的声音为这房间的空气更添一份甜度。

「呃…」
致命一击!

蓝紫色眼眸对上朦胧的红眸,奈叶一时语塞,有点不知所措。
说什么好呢?
「哈哈」?「嘿嘿」?

似乎在这种场合,这种话会冷场啊…

虽然说现在甜甜地说一声「我回来了,菲特ちゃん~」
然后耍赖地撒娇、也可以让还在半模糊状态的菲特从她正在做的坏事上转移注意力,但是——

果然看见这样的天然呆+诱受属性+低血压状态中的菲特ちゃん…很想稍微欺负一下啊…


嘴角泛起一阵诡异的笑意。

「菲特ちゃん…现在是在做梦哦~」凑近了耳际呢喃,腹黑Mode开启。

「…梦…?」红瞳中的水气在这样的催眠中、逐渐氤氲着。

「嗯,所以…菲特ちゃん继续睡觉吧…」蓝眸在黑夜里闪过一丝阴谋的味道,
「做个好梦…」


此刻的她,并不急着要久别后重逢的感人场面。
语言什么的,太过于无力。
一直以来奉行身教高于言语的教导官,决定将原则贯彻到底。

疲累于连日的熬夜工作,连动用哪怕半丝精力去揣摩的尝试都没有,
菲特就沦陷在这个、其实只适合用来哄骗幼稚园小孩的陷阱里了。


静静地等待眼前的人安心地阖上眼,坏心的邪气笑容慢慢浮现到脸上。
松开菲特的手,将自己修长的手指转移阵地,温柔地摩挲着她诱人的锁骨。

「…嗯啊…」
微阖的红唇中滑出了轻声呻吟,轻易地,绷断了奈叶最后的理智线。

「呐,菲特ちゃん…」
身体稍微下压以拉近自己和菲特间本就不多的距离,沙哑的声线勾勒出她此刻赤裸裸的欲望,
「为了弥补离家这么久给菲特ちゃん带来的空虚…奈叶有件小礼物、想要送给菲特ちゃん哦~」

「…?」

……

「所以,请好好享受吧…这魅惑之夜…」

————————————————

Part two

夹杂着专属高町奈叶的、惟一在对菲特时才有的独特爱怜,
温润的吻如朦胧细雨点滴、渗入了那人胸前嫩滑且富弹性的肌肤…

左手由衣摆处探入,带着那在和菲特一次次的缠绵中慢慢娴熟起来的手法、缓慢地在美好的曲线上匍匐前进着…
然后,准确地覆盖上了形状美好的柔软部位,如春风沐浴般轻柔地爱抚。

「…唔、嗯…」
销魂的轻喃由红唇中流露出,比强效催情剂效果还要来得显著的、自听觉细胞闯入,到达全身神经,
将奈叶体内的热度每次每次地推上一个新的高度。

一开始还残存着的理智,在短暂的无用挣扎后、全数迷失于已处绝对支配地位的深处欲望之中。

不安分的手在胸前饱满处游走着、晃悠着,
时快时慢、有意无意地在飘过时、碰触到挺立在最顶处的高傲,带动着菲特音量缓缓攀升的每个轻吟…


一个自以为「做着奇怪的梦」而感觉全身莫名其妙地升温,
一个虽享受着却不忘时时注意以免太过火而弄醒另一人,
所以即使在初春这样凉意残留的夜晚,两人身上还是都渗出了点点汗滴,

所以当菲特「嗯…热…」这样带着暧昧意味的话语传入奈叶耳中时,她抱以深切理解的态度体贴地说

「那么,帮菲特ちゃん脱掉?」
——体贴之余,绝对撒旦口吻的致命诱惑。

「…呜啊…」
迷糊的菲特下一秒却被一阵温热侵入耳朵,忘我的搅动强势却不失柔情。

籍由此处,异样的情愫迅速在菲特体内蔓延开来…


「…嗯…」

头脑开始发热,分不清道不明这是矜持的呢喃、还是对她的行为身体自然作出的反应
——纯粹只是借口。

单纯的只是,顾不上去分清、也无谓去道明了。

身下让自己魂牵梦萦的人儿是这么的垂手可得,垂涎三尺的自己已被挑燃最深处的欲望。
怎么可能,就此放过她?

既然结果都是一样,就请允许我当你答应了处理吧。

放弃了准备好的各种手段慢慢诱惑菲特,意志在她面前总变得异常薄弱的奈叶,
在根据这毫无危机感的答案、确定了眼前这人绝对处于抵抗不能的低血压状态后,

束缚不住的高涨情欲、已渗透于最富说服力的行动当中。

「我开动咯~菲特ちゃん~」
如此耳际轻语着,却按捺不住左胸处炽烈的跳动。
贴心地征求同意,实则已是无谓答案的开战宣言。

……

是因为年仅九岁就加入战争行列、并一跃成为空战王牌的自信感作祟?
是因为多年接受军事训练、脑内不可避免地充塞着战斗事项?

所以说,这让人不禁偷偷汗颜一下的奇妙兴趣、又是怎么回事啊…?

严重跳跃正常人思维的、一个人的军事游戏
——那是失去了醒着时对菲特脸红害羞和稍微抵抗的逗弄,奈叶寻得的新乐趣。

抽离两人间碍事的被子,于衣服内的左手退出并由下及上地、缓慢地解开这自己已抚过无数次的纽扣,
顺势、修长的中指随着手的向上移动,轻而缓地、由平坦的小腹开始一寸一寸地上移…
故意地停留、轻压、划动…

几分钟的纠缠、宛如炼狱业火的流窜,惹得睡梦中的菲特在一阵悠长的深呼吸后,发出比此前都要来得妩媚的浅长低吟。

「这是…菲特军的小兵小卒…」玩味地勾起嘴角,在听得菲特的沉吟后满意地下了定论,
「目标…击破确定…」

只靠小纽扣连接着左右两边的衣服、最后一道桥梁已被敌军摧毁,
松垮的防备使得内部的一切都有如隔着一层薄纱般若隐若现。

挑开胸前最后的轻柔黑色丝质,如此防备在六课Ace of Ace面前不堪一击。

「防御解除…确定…」竟然真的饶有趣味地玩起来了…

但即便是无往不胜的空战王牌,也会在敌人这样的真面目前、一抹夏日的红晕染上两颊:

犹如美玉般无暇的胴体,恰到比例的美好身姿,引人无限遐想的玲珑曲线,因喘息而更加起伏的洁白双峰
——这情欲之始,诱人犯罪的伊甸之夏娃。

稍微下挪了身体并伏下,泛着富士苹果色彩的美丽容颜、正对菲特胸前的柔软处。

蓝紫漩涡中汹涌着激情、怜爱、贪欲,微微开启了樱色唇瓣
「这儿是…主力所在吗?」

轻轻地,含住了一边、舌头轻舔。

「唔啊…不…!」
突如其来的震撼刺激使菲特的呻吟声再次水涨船高,下意识地伸手去推开低伏于身上的脑袋。

王牌之所以是王牌,更在于那灵活而不使敌方有反抗机会的应变能力——
轻易地用右手抓住那不听话的两手固定住,用力巧妙以免伤到心爱的人儿。

不断袭来的湿热,细舔、吸吮、轻咬的缠绵,
以及那惯用的左手坏心地在另一边演奏着各种不同旋律的乐曲,
多重的刺激下双目紧闭的金发少女难耐地颤动着身体,不住地溜出「嗯…嗯啊…啊…」这般足以淫乱奈叶的声音。

游戏双方激烈地交战着,深夜寂静的队长室回荡着益发浓重的喘息声和越加蛊惑的轻喊声…

……

恋恋不舍地将头移开,已是感觉舌头开始有些麻木地运动着、抓着的双手已不再尝试抵抗时。
末了,还在被自己搅弄得略显红肿处、追加比刚才力道稍重的、既慢且黏的一舔…

原本因胸前重量和刺激的离去、而得以稍微喘口气的少女,
因这突击的一下,首次敏感地发出了「呀」这个彰显少许兴奋的单音节词,也让看到这一反应的王牌眉头舒展,嘴角微扬——

敌方主力全体沦陷,战斗不能,抵抗不能。

「障碍…完全扫除确定,那么接下来的是…」
重新趴回菲特的小腹,带着蕴藏邪气的笑容轻吻着留下战绩,在引来身下那人又一阵细微的颤抖后,左手轻滑到下体,


「…司令部吗?」

To be continued

○ Comment

○ Post comment


  • 只对管理员显示

○ Trackback

trackbackURL:http://min0768.blog126.fc2blog.us/tb.php/9-0cbb679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