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逐 #3

Posted by 奈菲大好(某min) on 20.2010 なのは平行短篇 1 comments 0 trackback
【预约】

小u君生日快乐wwww
好久不见,想我了吗?(巴头

贺词什么的...一直以来都谢谢你陪着我(糟糕)、会不会太狗血XDD
嗯...不过,真的很、谢谢。(我发现最近这句话说得好多XD

至此,七月番的贺文就结束了,连同这个系列。
果然生日的人好多吧!所以,因为不想再写了,就用这篇有史以来首次超过6千的,当是送给其他所有七月生日的朋友的礼物吧,在なな这个月份出生的我们真是很有缘也很微妙不是嘛XDDD

乱酱生日快乐wwww谢谢你12点0分的短信,超感动的。
记得去年也是顺便就聊了一晚的短信,想起来真是好害羞ww
快点考上厦大吧,那里的天一定比这里还漂亮,到时我要照片啊少女XD

还有猫儿妹妹(咦)、室友C(喂)生日快乐wwww
是的不用说,我知道过去几天了。(殴

...似乎还有老姐,妈啦怎么越数越多Orz

总而言之,七月所有可爱的受星攻星(?)们生日快乐,完!(巴飞

——下雨了。
窗外滴答滴答,淅淅沥沥的,等刚匆忙收起阳台的衣服,就转瞬成了瓢泼大雨。

果然是梅雨季嘛,说来就来。
休息在家的なのは还没来得及发表下感慨,原本难得想闲暇度过的周六晚就被这场暴雨和一阵铃声完全地搅乱了计划,而接下来的意外甚至令她——措手不及。

「等等喔Fateちゃん,我马上给你拿干毛巾来!」
顾不及下楼接人结果也落得满身湿的自己,一进门,なのは就直奔浴室,留下玄关前整套职业套裙都淌着水的Fate边喘着微气、边用手轻拨开贴紧在额头的发丝。

这真是巧事一桩桩的来。
谈妥生意后的随意漫步,明明当时天晴得大好,竟然也能逛到被雨淋了个透。掏出手机下意识接通的不是助手也就算了,为什么那孩子的公寓刚好就在这附近呢?Fate只是笑。

没敢贸然踏进去,毕竟不想弄脏地板。

等待的这会,她从这角度直望进去,能看见厅里干净简单的装潢,应有尽有而不多余的家具、稳稳妥妥地陈列在几十见方的一室一厅里,要说较为特别的只有中央那张四方矮木桌,以及——角落的一架黑色钢琴。

耳边似能回荡起那曲熟悉的Canon in D,宁静平和、而鼓舞人心。
不比脆弱的记忆,美妙的音乐有一种能渗入到骨髓的力量,密密麻麻地交织在时间浅滩上,自以为忘记了,却总会在那熟悉的旋律浪涌而来时将你全数擒获淹没。

「诶?Fateちゃん怎么不进来呢。」
没能反应过来就被由不得反抗的力道扯了进屋,从这点看房子的主人压根没有刚才自己的顾虑。

在她面前的なのは蹙紧好看的眉头,手上那块洁白的毛巾带着新开封的特有味道、认认真真地在自己颊边位置擦拭,她听到她低声说话,糯糯黏黏的感觉像是在对待小孩子般,「已经准备好洗澡水和换洗的衣物了,Fateちゃん快去换下这身衣服吧,要是感冒了可不好。」

对了,她忘了说,好听的声音也是。

刚才的雨势着实凶猛,就算本就没有冒雨撑同把伞的漫画桥段,各自一把伞还是抵抗不住歪七竖八袭来的自然界的力量。なのは的肩上随便披挂着一条同款的白毛巾,没来得及擦干处理好的雨水顺着发丝面颊往下滴落、被棉质的面料贪婪地吸收着,很快就晕出了一片颜色较深的水渍。

「…なのは才是呢,」心里浮起的是异样的、难以言喻的感觉,捧起她肩膀两边的毛巾,Fate动作轻缓地擦着なのは脸上的水痕,说,「还是你先洗吧,要说感冒什么的,我的体质肯定比なのは好。」然后食指抵住她要反驳的嘴,不容拒绝地开玩笑,「Never say no,我可是上司喔。」

没说出口的话咽了回去,なのは无奈地看着Fate,深知对方是个能将“固执”这点发挥得淋漓尽致的人,既然拖下去最坏的结果是周一两人都带病上班,她聪明地选择了退步。

「可明明啊…已经是下班时间了啊,压榨员工的上司大人。」
咂咂嘴地表示不服,转身的功夫只有太短的一瞬,以致Fate错过了那不明所以地红透了的脸。

* * *

掀起钢琴琴盖,食指犹豫地按了一下黑白键,多年的老钢琴尽职地发出准确而熟悉的声响。
なのは嘴角浮现好看的微笑,虽然碍于会打扰到邻里休息的原因、房东太太那到外县上大学的女儿搁置在这儿的钢琴她极少用过,可每次单是抚摸着琴键轻按一下,对于单身租房在外的她还是有着莫大的幸福感。

可是,这并不代表她还对自己那本就三脚猫的琴功有信心——何况还是在曾经的老师面前。
从喉咙里发出“唔~”的不明声音,换了一身家居服站在钢琴面前的なのは认真考虑着是否这次就算了。

反正Fateちゃん只是来避雨的嘛,自己是在紧张个什么劲啊?
可如果不这样打发时间的话,在停雨前难道聊公事嘛?啊啊、为什么感觉更紧张了。

Fate.Testerossa绝对是个有教养的人,无论在商业上,还是在私生活,她没有偷窥别人的癖好。
可意外都是这样发生的,踏出浴室擦着头发,漫不经心却看到那一下下长按的孩子气动作时——觉得很可爱。

虽然还差自己半个头的身高,却已能清楚看出当初那个孩子的成长了呢。
这样是不是不太礼貌呢?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屏息入神地盯着对方背脊柔和而妩媚的曲线,松垮下来的肩膀带着看似羸弱的奇异感觉,连同沐浴后随意披散在肩头的棕色长发,移不开视线。

肯定是不礼貌的行为吧。站在なのは身后不远,脑袋里走马观花地闪现曾经哪幕暧昧场景,这个距离以及角度,隐约的牛奶体香,不变的沐浴乳味道,太熟悉。心脏处剧烈起伏得自己都觉得唐突。

深呼吸。
她阻止不了自己——伸出手从后拥住她。

なのは的身体明显僵硬了一下,这实在是太过突然太过无法猜透想法的举动。
然而这种难以言喻的感觉是怎样呢?她对其实自己有多怀念这个人的怀抱的后知后觉感到不知所措。

相对于自己明确的感情,Fateちゃん对她、又是怎么看的呢?

「…なのは。」她听见Fate低沉好听的声音,飘飘渺渺的像从另一个世界传来,却分明地在耳边惹得发烫。
「…嗯?」于是用这样的单音应和了,这是重逢后她第一次放弃那个客套见外的“是?”。

Fate没有回答什么,只是单纯地,「なのは。」这样重复了一次。
没有丝毫犹豫地,なのは也再次回应她,只不过,「嗯。」这回不再是疑问结尾。

空气中载满沉默因子。

身后是Fateちゃん的温度,略高的、带着皮肤上暖暖水气的缓慢蒸腾。
看不见她的表情,但对方微低下头抵在自己耳边的姿势、让なのは有想摸摸她的头的冲动。抑制住了这个念头,然后她感觉到环在腰间的力道收紧,那声音软软却有些干涩,「…你过得好吗?」她听见她这样问。

你过得好吗?你过得好吗?
明明只是再平常不过的问候,毅然转身搂紧对方脖子后なのは却说不出话,仿佛一开口就会哭出来一样。

Fate没有说话。她只是咬着下唇,用尽对方所希望的、全身的力气抱着她。
听说,在最遥远的原始时代,拥抱是不懂言语的人们、最能传予彼此勇气的、笨拙却有效的方式。

Fate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资格做到。
但是可以的话…可以的话——她如此祈祷着——神啊,八年的时间还无法磨灭的感情,全是给她一人的惩罚不是吗?这个肩膀颤抖的、没有任何错的孩子,可以的话、起码…请传达到她现在全部的温暖。

她们接吻,几乎是不用得到对方确认的默契。
从唇齿、舌尖、舌根,放肆地侵夺着,似乎要在这个吻里一口气拿回丢失了多少年的东西。

Fate的动作熟练,灵巧地舔咬过下巴、颈脖、锁骨,手也不安分地钻进睡裙下摆、Bra,看不出半点生疏。
なのは积极地回应着,虽然已双脚无力地靠抵着钢琴支撑全身。然后情欲氤氲的星眸紧紧闭了起来——

…Fate感到后背一阵剧烈的痛楚。
以及看到了,在她怀里的人脸上绝对称不上是舒服的表情。

她愣住了,同时冻结所有接下来的动作。

才完全清醒过来,反应过来,「…なのは是、第一次?」声音沙哑得自己也认不出。
忍着疼痛埋首在对方胸前,なのは犹豫了一下,费力地点了点头。

——错了。
Fate觉得自己彻彻底底做错了。

她并没有所谓的处女情结,当然也就不会因这一发现而有欣喜若狂的心理;因为把持不住自己的欲望而对“在事后必须负责”这件事感到麻烦,Fate也从未有过这种失礼的想法。让她止不住皱眉脑袋一片哄乱的是,她远远低估了なのは对认定事物的执着,低估了なのは所能对她付出的全部隐忍和感情。

现在发生的一切,なのは肯定也不认为会改变她们之间的什么。
直到这种时候,这个年轻的孩子都不曾给她压力,也不向她索取任何承诺。只是、想给Fate她的一切。

没心没肺的是自己吧,就算是基于商业或其它需要,也无法为自己有几个女性性伴侣的事实开脱…不,或许也不是“对なのは不忠”而感到沉重,毕竟Fate从不奢望她们还会见面,以为那晚就是整个故事的结局。她只是看着なのは的侧脸,感慨地自嘲用了八年的时间才懂得要珍惜这个人和正视自己的心情。

「なのは…なのは。」
Fate低头在她耳边,放轻了的语调就和心头某处一样柔软,「对不起,我们到房间去吧。」

这次,不会再重蹈覆辙了。

* * *

周围有窸窸窣窣的声响。
不光是清早的鸟鸣,印在眼皮上晃动的黑影显示了有人在动。

费了好大的劲才勉强撑开惺忪的睡眼,供血不足的脑袋能控制的唯一反应就是抓住对方的手。
本来看Fate睡得正熟、而小心翼翼地坐在床沿穿衣服的なのは吓了一跳。

回头凑近那张还迷迷糊糊的可爱睡脸,她露出漂亮的笑靥,「吵醒Fateちゃん了吗?再睡一会儿吧,我做好早餐再叫你。」因为怕Fate无法再进入浅眠而放低了的声音,听起来比平时更温柔了几分。

「唔…」发出不置可否的音节,因为靠得太近而很顺手地覆上なのは红润的脸,眼睛眨啊眨的就快输给眼皮的重量了,她梦呓般的喃喃道,那感觉像是游离了意识的,「なのは…身体还好吗…?」

真是不知道怎么回应这人好。
なのは伸手梳理了一下那有些凌乱的璨金,好笑地回答,「Fateちゃん从昨晚问到现在是第七次了。很好喔,已经没什么了。睡会儿吧。」被人关心总是很窝心的事,她掖好被角,心情愉快地走出了房间。

而事实上,如果不是无能为力的低血压作祟,Fate基本是已经醒了的,尽管困乏地处于无意识状态。
所以又过了好一阵才爬起身,拖着酸痛的手脚到浴室好好冲掉了浑身的疲惫——刚好赶上早餐时间。

「早安,なのは。」恢复了以往气定神闲的姿态,在厨房从忙碌的なのは手中接过餐盘的Fate微笑道。
「啊…早、早安,Fateちゃん。」没料到回头就是那张还没想好怎么面对的脸,说完转身又去端牛奶的她双颊是明显的红晕,连说话也不小心打结了,让Fate想笑,「唔唔、焦糖牛奶…行吗?家里没有咖啡。」

无论是因为家教时期、还是因为后来办公室摆放桌上的马克杯,对なのは切实地记住了她已经成瘾的咖啡因偏好这件事,Fate欣喜的心理简直就像稚童,「当然。」于是她回答,语气欢快。

…莫名地有种新婚的感觉是怎样?

なのは的脑里突然蹦出这个想法,却很快自嘲地摇头打散了。
因为早就作好会打持久战的心理准备,也因为有说有笑的用餐被一通不合时宜的电话完全打乱。

对着来电显示有些犹豫,Fate起身走到客厅,接听的声音从刚才的雀跃变得低沉。

继续在原位吃着火腿,不是故意想听,但从『水岛さん…昨晚有点事…今天?…』这样零星溜进耳里的话,脑袋已经自动组织好了全部的对话,可怜的煎蛋不知觉间已被なのは手里的刀叉蹂躏了。

水岛アーミン。
只要在这行做事,就没有不认识的道理,更何况这个经常出现在萤幕的漂亮女人…还是Fate传闻中的情人。

树大招风,关于Fate的绯闻本就到处都是,なのは判断不了真假。
但,这是个灯红酒绿、物欲横流的世界,尤其上流社会的关系更是无法想象的复杂,身处漩涡中心的Fateちゃん就算真和几个女人有着不止公事上的来往,那也只是证实了她以前所说的“Testarossaさん也并不是不付出代价就能得到一切的神。”所以,虽然不会高兴,但なのは总觉得,或许自己可以理解。

…不。
理解什么的,自己是站在什么立场这么说?
如果传闻是真的,有资格说理解的该是对方吧…对她这个一夜情对象。

啊啊,有点难过。
和那些人一样满足于肉欲,她做不到这种事。在这点上她自认是十分贪心的人。
昨晚的放纵,并不代表她想借此成为和她们一样的存在,なのは只是单纯地、渴望着“Fate”这个人。

放弃一次已经足以让她后悔八年,毅然选择进修的那天她就决定了,不会再退缩。
可Fateちゃん会怎么想她呢?她突然害怕,在Fate心里已经将她划归地下情人一列了。她不要这样。

「…は…なのは?」直到Fate的手在面前晃了一下,她才回过神来,「是、是?」

「唔…」放下手站直在なのは面前的Fate,考虑着要不要把“煎蛋已经被分尸得惨不忍睹了”的事告诉她,然后沉默了一下,有些难以开口地,「抱歉,不能陪你吃完早餐了,有点事…焦糖牛奶很好喝喔。」逻辑错了。

なのは微笑,湛紫的眼瞳里盛满能溺毙人的温柔,Fate很久前就说过,她是个早熟得让人心疼的孩子。
「谢谢,我很高兴…一路小心喔。」没有丝毫纠缠的意思,なのは从不给她压力。

没有任何意料外的,就该是这样告别,就她们现在的关系来说。
都是成年的大人了,就算不用说白也都清楚该怎么做,然后再从长计议吧,嗯嗯,なのは想。

…却没想到在送Fate出门的时候。
「我想,虽然なのは没提到,我也该稍微解释一下。」Fate突然回头了,一脸认真。

「唔嗯?」
「——我不是牛郎。」
「…诶!?」

「呃,我的意思是…」表达完全错了吧?Fate的交际能力好像在一瞬归零,难得困窘地斟酌了良久,她才呐呐地开口,「你应该知道的吧,关于那些桃色绯闻。我想说那其中,的确有部分是真的。」

なのは缓慢地、点头。

先前的猜测被当事人证实了,明明是应该失落的事,可她却奇怪地完全不觉得。
比起早就说服自己会理解的事情,果然更加在意的是,为什么Fateちゃん会对自己坦白吧?

「就是这样,所以…我不会推卸说发展成那种关系我没有责任,但那都不是认真的,所以…」
Fate的思绪有些乱,なのは怀揣期待又害怕的矛盾心理、屏息耐心等待她说下去,看到酒红的眸里坚定抉择,「所以,我会跟她们有个了断,现在就是去办妥这些事的,所以…」停顿了一下,观察到なのは没有任何反应,握紧的掌心都渗出汗来了,「所以…虽然你有理由不信我…的确那样不可原谅…所以…唔!」

「“所以”…」好笑地捂住对方的嘴,阻止她继续“所以所以”地发表中心不明的长篇大论,なのは虽然没有大度到说那些过去都没关系,但纠结下去又怎样呢?她是个聪明的女人,相较于困扰在已成既定事实的过去,站于自己面前的这人现在、以后对她是有着怎样的心情,才是她唯一所关心在乎的。

由自己来说很奇怪吧,尽管有些不好意思,努力从那段混乱的话中提取信息,なのは果然还是想确定一下。
她犹豫着,前所未有的忐忑不安,「——所以刚才,我是被告白了吗?」应该、不可能吧。

结果那个被无辜地剥夺了发言权的人,郑重其事地点了下头。

「……」
愣愣地让手滑下,なのは“唔~”地出声,除此之外脑袋完全运转不过来。

太不知所措,以致手都有点在颤抖。难以置信得害怕会很快消失。
她深呼吸调整快缺氧的状态,问,「为什么会、突然…?」

Fate微笑,「是啊,为什么呢?明明想先不说,惩罚一下那个什么都不和我商量、就自顾自决定的笨蛋的。」揉揉眼里都是诧异的なのは的头发,自得其乐,「啊,大概是因为…一脸“我在吃醋”的表情太可爱了吧?」

话音还未落。被吻了。
Fate脸红地碰着自己的嘴,因为毫无防备和对方的动作太大,连牙齿都磕到了,有点疼。

「…你才要惩罚呢,笨蛋Fateちゃん。」
なのは耳根红透地转过身,紧紧捂着左胸处、生怕一不小心什么就会溢出来一样,「我会等你…早点回来喔。」

那绝对是她听过的最好听的声音,「——嗯。」
所以啊,这场长达八年的角逐,就算不再较劲下去也没关系了吧?因为,那个人已经不会再走远了。

















The End

无论有没有表达好,首先要道歉,希望没有让看官们有「Fate也太随便了吧!」的感觉m(_ _)m

之所以写到有点乱的私生活,其实是为了突出Fate和なのは所处生活层次的差距——なのは一直担心的。
还有,Fate一路走过来并不是没有付出,也会经历许多的不得已...这样?虽然选这个对部分人来说太极端。

当然,这一切到最后都是解决了的,无论Fate为了なのは改变,还是她已经选择不再向上走了。

至于里面有没有「寂寞」、「压力」这种参杂了自愿因素的东西,就请按自己的尺度自由想象吧ww
写比较现实的东西,而不是充满棉花糖的憧憬,是因为我喜欢Fate这个人,首先,我把她当一个摆在社会层面上的人来喜欢。说我偏执也好,自找麻烦也好,在欲望喧嚣中孕育出的亮闪闪的Fate才是我的菜。(啥

所以如果和看官们的价值观相左,我必须说对不起m(_ _)m

○ Comment

To 凜葉

终于有人Get到这个点了!(何
认真什么的、没关系喔ww那个本来就是用来缓和气氛的,有达到目的就好!
2010.07.25 22:38 | URL | 某MIN #JyN/eAqk [edit]

○ Post comment


  • 只对管理员显示

○ Trackback

trackbackURL:http://min0768.blog126.fc2blog.us/tb.php/61-e82665c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