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son Fine :Determination

Posted by 奈菲大好(某min) on 02.2009 萌样小暴君>_< 4 comments 0 trackback
我竟然兑现了诶,季更的承诺!(死

唔唔,才不是故意的呢=3=
我只是,最近突然考虑起自己的未来(?)而已。
不过这刻钟的话,是有种『啊...嗯,没有遗憾了。』的心情就是了www

总之,先发这篇看看再说吧XDD
虽然不知道还有没有人想看这个传说中的(?)情节w
但是可以的话,请不要携带危险器械、以及一切易爆易燃物品点击进入?(啥



想要快点、再快点,迫不及待地想长大。
那是每个孩子的懵懂成长过程中都必然会有的憧憬,美好、而迷幻。

大人眼里的世界是怎样,大人的世界里有怎样的新鲜。
偶尔在繁华的大街上抬头,看见牵着自己小小的手为自己耐心解释一切好奇的那双红瞳里满满的笑意,不知怎的,这种渴望就总会在心里愈加强烈地凝聚着。

想要快点站到那个高度,看看被Fateちゃん那潭清澈所凝视的,是怎样诱人的风景。
每每再次将视线专注到前方,なのは就会又一次默默地祈祷着,想要快点、再快点长大。

『为什么呢?』为什么要那么期待呢,なのは。
——然而那个稍愣之后、带着隐约寂寞问出的微笑,却怎么也忘不掉。

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渴望看到更多,接触更多,懂得更多。
…然后靠得你越近。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所以像是『大人的世界有太多的无奈,なのは不懂。』这种回应,她是真的不懂。
所以就算Fateちゃん说了,真正的成长都是要以代价来交换的,她还是不懂。

因为就自己而言,无论是十年前害怕紧张的初次见面、四年前羞涩腼腆的稚嫩长成,抑或是稍懂世故的现在——

「似乎再怎么长大,还是总会不自觉地做些傻事的感觉…」
水嫩白皙的脸颊因有些发烫而沾染上淡淡的粉彩,なのは轻吐舌头如此下了结论;要不是双手现在抵住压在自己身上那人的肩膀而抽不出空,她真想用力敲自己脑袋一下、好重重提醒下次不要再犯。

不过,目前的优先事项还是、要怎么向突然醒来后翻到自己身上的Fateちゃん解释吧?
虽然有点难以启齿…不对,是完全不知道如何开口,なのは还是竭尽所能地拼凑着混乱的脑内一切零星语句「Fate、Fateちゃん…」

然后——除了讷讷地叫出再熟悉不过的那几个音节外,发出「呜咕…」这样不明声音的なのは,简直就要认输地哭了。

毕竟,像是以『因为发烧的话,用身体取暖会好得很快喔!』这样的理由而将熟睡的对方几乎脱光、然后钻上床抱紧了睡觉的事,怎么说都有点…色色的?
更不用指望,自己能在努力管住不安分地飘移的视线、以及保持脑袋愈加匮乏的有氧呼吸供应的危急情况下,还能做出怎样完整而正常的反应。

所以说,就算事情是发生在每年都会有的家里全部下人放假的时候;就算下班回家的Fateちゃん突然高烧不醒自己紧张得完全乱了分寸;就算对听筒那边了解状况后莫名认真而夹杂兴奋地告诉自己『靠体温退烧是常识喔!』的疾风さん很是怀疑…
到底为什么最终还是选择了毫不犹豫地照做?…明明之前都上过不少次当的。

「なのは…」

就在自己懊悔不已时,稍带犹豫的熟悉低音再次将なのは拉回了最令她困扰的现实,于是连声调也紧张地高了几分「是、是?」なのは感觉额头都渗出细汗了。

面前的Fateちゃん眨眨困惑的眼睛,漂亮的长睫毛随着轻轻抖动,好一会儿才试探性地开口,有点急促难受的喘息带出嘶哑的声线「…我在、做梦吗?」

「对…对!是做梦喔!Fateちゃん太累了才会有幻觉!」几乎是不带丝毫犹豫地,なのは这样脱口而出了。与此同时,她在心里双手合十地赶紧认真道歉,保证下不为例。这样从小的乖巧并是向来最让Fate疼爱并骄傲的地方。

——不过,大概也可以揣测到疾风的恶作剧屡屡得逞的原因了。

「…果然是这样。」这样没有任何怀疑的信任却令なのは满腹罪恶感,Fate脸上随即浮现出安心的迷人微笑、连同抚过なのは鬓边汗湿的发丝的手,牵动着她每个不寻常的心律跳动,「是梦而已,太好了。」

「唔嗯…Fa、Fateちゃん…?」
然后,有些不知所措地,任由那略高的体温随着主人毫无预兆地埋首自己胸前的行为、清晰暧昧地传递着,なのは不得不感到本就失控的状况愈加偏离轨道。

…所以疾风さん说的、果然是骗人的吧,那种奇怪的常识什么的。
因为,Fateちゃん的体温根本就没有降下来啊…甚至自己也要发烧了吧,从碰触的那一点蔓延开来,灼热到像要燃烧了的身体。

再熟悉不过的体香如此近距离地萦绕在四周,软软地耷拉着的璨金也在微风的作祟下逗得自己有些痒。
なのは没有开口,也不敢开口。趴在胸前的Fateちゃん太安静,静得自己都怀疑她是否又睡着了。

其实仔细想想,虽然Fateちゃん总会不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可是这样突然的发烧昏迷却是第一次呢。
果然最近很忙很累吧、Fateちゃん。频繁的出差,频繁的熬夜,像是两人约会到一半手机响起、然后对自己露出的尴尬抱歉的笑容,也并不少见。

真是大笨蛋呢,什么事都要做得那样完美,总是太过温柔地顾及自己的感受、半分也不想冷落自己,可是黑漆漆的电影院里身旁那不安稳的睡脸,难道Fateちゃん真以为、なのは会笨到从没发现?

「…稍微也相信我一点嘛,早就不是以前会无理取闹的小孩子了。」
就算不那样努力地周旋在自己和工作上也一样喔,なのは才不会怀疑Fateちゃん的感情呢。

本就比一般小孩早熟的なのは,在十五这样懵懂的年纪显得更加懂事;只是仍不可避免地散发出稚嫩气息的撅嘴模样,要是现在某人看见了,大概却会忽略话中所要表达的重点、反而只剩满满的宠溺感吧。

「…我并不是不知道啊,なのは已经长大了的事实。」

「诶?」俯着的圆滚滚璨金随着自己的胸口起伏一起一落,从自己这个角度看到,なのは心房一角塌陷的柔软感难以言喻;然而不自觉伸出想要感受那诱惑着自己的触感的手,却因为对方太过突然的一句话、生生僵在了半空。

撑起上身明明都显得有点吃力,Fate嘴角边挂着的微笑却依旧柔魅,如果光看那张漂亮的脸蛋而忽略背后,なのは有时会这样想,所有人、说不定就连自己,都会被主人只呈现的太完美的假象蒙蔽吧。

「转眼间,已经再不是当年总会躲得我远远、对任何人都一脸戒备的孩子了。」因回忆起那时候对方别扭的可爱模样而轻笑,Fate牵着なのは半空中的手贴到脸上,感慨地扯开无奈的弧度,「呐なのは,你说、为什么就那么快呢?」…快得再怎样追赶也把握不住。

——所以能不能,不要这样强装地笑了、Fateちゃん。

「那是当然的啊,因为、なのは想快点长大,」没有犹豫地回答,なのは从指间、到指腹、再到掌心,细细摩挲着Fate触感好到令人惊羡的脸庞,目光随碰触到的每一寸肌肤移动,最后专注在那双醉人的酒醇上,「…想快点快点知道,Fateちゃん的不安。」

让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Fateちゃん露出无助表情的,是自己吗?如果,惟有处在相同的高度、才能感受到自己视线所及触碰不到的现实,就算要以Fateちゃん所说的代价来交换,なのは也不会后悔。

「可是我还是不懂啊。明明再怎样成长,なのは还是以前的那个なのは。」没有Fateちゃん那样灵巧的双手,没有Fateちゃん那样帅气潇洒的背影,偶尔还会任性撒娇,偶尔、更是会做出一些会让疾风さん捧腹大笑半天的傻事。

可是,「当Fateちゃん满足地吃完家政课上なのは做的其实糟到不行的甜点,当Fateちゃん高高在上地摸着なのは的头说些无论称赞教导的话语,当Fateちゃん包容なのは一切任性、为なのは在疾风さん面前解围…」再过多少年都还会不受控制地心跳加速的声音,你听到了吗?



短暂的沉默,然后Fate笑了。
知道的,なのは的一切,视线总是追随她背影的自己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所以不安也是当然的,当なのは接触更多的事物,明白外边的世界是怎样的天高地阔,稚嫩成型的雏翼会不会向往飞翔、然后到达一个她再努力也去不了的地方,都是个未知数。
她处在许多男人追求的事业顶端,她拥有许多女人羡慕的风华美貌,她的才能被无一例外地肯定,她的仰慕者阿谀奉承者绝对不在少数;可是真正想要的、却只有一个人。

——如果时间能一直停滞,なのは就能一直只待在她身边了。
这样的想法,把なのは绑住的想法,真是太自私了,自私到让人不齿的Fate.T.H。

「并不是说,对自己或是なのは没有信心。」

轻声阻断了なのは接下来要继续发表的言论,Fate发现生病原来真的好难受,喉咙里滚烫干涸,不止脸颊、就连眼眶都发烫得快要燃烧殆尽了「只是——这就是现实,你懂吗、なのは?」

这才是真正的原因。

就算不安,也不得不放手。是自己扭曲了なのは的世界观,有意无意地带她走进这样的禁忌,注定为世俗的条框所限制,注定为闲言杂语所累。所以总会有一天,なのは、抑或由自己,将会带她走回那个全新的世界——那个Fate的翅膀所到不了的地方。

「这就是现实,なのは…」微笑地重复着温柔的声音,Fate抬起一手捂脸,却阻止不了断断续续滴落到なのは脸上的温暖,「即使相爱、也不代表能够相守,你懂吗、なのは…」世界并没有那样简单。


……

——呐。如果,我只是说如果。

自己、或是Fateちゃん身边站着另一个人的话。
自己、或是Fateちゃん像之前约会时一样地、亲密地挽着一个陌生男生的话。

似乎一直以来Fateちゃん的想法,可以稍微地…

「不,我不懂!」倔强地反击,なのは稍用力地托起Fate的脸颊,紫瞳中的微亮反射出从未有过的坚决,她的语气急促、甚至带点慌张,「听着,Fateちゃん!我不会放手的,绝对不会!所以Fateちゃん也不行!答应我、绝对绝对不要再有这样的想法!」

那种事,像是不能再靠近暖暖的Fateちゃん身边、不能再握紧Fateちゃん的手、不能再第一个知道Fateちゃん的所有,甚至还要、对她身边的人说祝福的话那种事…她办不到。

并不是害怕之后一个人的生活,她也早已经不是一个人;也不是不甘心现在只属于她的温柔在这之后,会全数奉上给另一个人;不在身边时Fateちゃん会不会好好照顾自己、会不会再次露出那样光鲜的假象,也不构成她任性的缘由。

因为如果是Fateちゃん的愿望,如果是Fateちゃん的期待,如果分开的原因是Fateちゃん有了更好的幸福来源,那么一厢情愿的她…再怎么难过,也可以微笑着放手。

可是,『相爱却不能相守』——是什么鬼道理?
光是这样想到,她就无法抑制地哭了。

「我不懂…也不想去懂…」无力地任由双手滑到Fate的肩膀抓紧,なのは低头紧咬下唇、从喉咙深处发出的声音哽咽断续,夹杂着哀求的无奈,「なのは不会再问了,不会再想长大了…拜托了Fateちゃん…就算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都不会改变对Fateちゃん的感情…所以请不要说要分开的话、好不好…」

…惹なのは哭了呢,自己真是差劲。
而且除了伸手替她拭去眼泪和重复着鼻音浓重的道歉声外,居然什么安慰都做不到。
讨厌这样的自己,一想到将来会有个男生替代自己这样的行为,就胸腔难受、堵塞得什么也说不出了。

「なの、唔…」

那是なのは的吻,向来温柔、带点羞涩,如今却啃咬着Fate的唇瓣、近乎肆虐地侵略着口中的甘甜,然而麻痹的痛感、撕咬出的腥锈血味,却意料外地带给相互的感官莫名的刺激和兴奋。

なのは总是带着巧笑的樱色唇瓣,曾经好笑地遭受自己多次洗礼的胸前柔软,随着岁月流动愈加完美的身体曲线,朦胧雾气氤氲在那泊湛紫上显出另样的蛊惑。

究竟会慢慢成长为怎样一个不得了的女性呢?Fate微笑地叹息。

她停止了,包括狂潮席卷前一切的进一步行为。
因为之前都能忍下,所以这次也一定可以的、不越雷池半步,这是对自己、更是对なのは的负责。

「…刚才的不算,Fateちゃん。」然而在她来得及起身之前,なのは却突然开口了,原就粉嫩的脸颊因还未完全平复的激动而更显娇艳,Fate的心跳漏了一拍,「なのは要、成为大人。」

「なの…」

「如果Fateちゃん不安的原因是なのは,那就让なのは来证明,」双手绕到Fate脑后拉近,湛紫星眸里闪烁的决绝仿若要啃噬殆尽酒红中的分寸迷茫,「就算是踏入了Fateちゃん所说的现实,なのは也、绝不会屈服。」

因为是Fateちゃん,温柔、体贴、优秀、被外界寄予着厚望的Fateちゃん。就像事物总有极端的两面性一样,光线越充足阴暗处越加凸显,Fateちゃん的身上背负的一切不为人知、也一定不能想象的沉重。

「不说出口的话,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喔,Fateちゃん。」轻轻拉过Fate的手置于自己胸口,略高的体温和跳动的不屈清楚地传递着,なのは的脸上绽放出温和的笑容、带着不符年龄的体贴包容,「但是对Fateちゃん的困扰之前…不,现在都不能完全理解,なのは、真是个失格的恋人呢。」

正因为是这样的Fateちゃん,如此满满地喜欢着的、兼顾事业和自己的Fateちゃん,从小就以她深思熟虑后的决定作为对错的判断标准,这次、自然也不会是例外…即便作出的是放手的选择。

所以,「なのは接受你所说的,Fateちゃん。」

简单明了的答复,却使本来就要这样的结果的Fate手指都冰凉了,但是なのは接下来露出嫣然一笑的调皮样子,不得不使她抓不住事态的发展「然后,Fateちゃん就不用再困扰了吧?——因为Fateちゃん既然好好地说出来了,就轮到なのは努力去理解并克服了嗯!」



「不、なのは…我听不太…」有点被なのは的思维混乱了头绪,Fate脸上写满了困惑,正要发问,开启的缝隙却只能接纳了不由分说凑上来的唇瓣;然后,早已脱离控制的脑袋、再无法思考。

看似温馨却陌生无比的新环境,友好却始终感觉生疏的院长和同伴,被大人夸奖的笑颜下实际藏匿的多少防备、也只会在夜半时全数倾倒在冰冷冷的床上。

知道吗、Fateちゃん?
那天在一脸倔强的自己面前坚持微笑伸出手的金发少女,对自己而言、是怎样无可言喻的存在?

是なのは太过懦弱,从来只躲在Fateちゃん身后、不闻不问地享受着你给予的一切温柔。对Fateちゃん传递过来的温暖,只要露出最纯真幸福的笑靥并接受——多少年来一直自持这种被宠坏的自私想法。

但是,什么都往自己身上揽的Fateちゃん也是喔!自己当好人,害なのは要扮演坏人的角色,真是、太过分太自私了。——所以惩罚什么的、是应该的吧?抗议驳·回·喔。

这样的行为幼稚也好傻气也罢,与Fateちゃん同高度的现实、凭なのは小小的力量终究走出的会是奇迹还是绝望,这种属于神才能窥探到的未知,なのは不知道,也无所谓知道。

无论命运如何,『不屈』——便是高町なのは,惟一的信仰。

「——所以这次,Fateちゃん退却的手、就由我来主动抓住…并,再也不松开。」






END(咦

————————————————

因为字数暴走的关系,一路改了不少预备发展(?),最后的成品就变这样了。(巴头

怎么说呢...虽然结局有点后劲不足,可是因为这次写得比较开心,无论卡文还是砍掉重练都没有什么压力,而且能写出这种比较现实而不是『世界百合理所当然合理化』的剧情相当兴奋,所以水平不允许的问题我也就只能笑笑过了。

写自己想表达的,写的过程中满足自己,写文于我如此,我想,已经足够了。

就当是送农历自己过两天20岁的生日礼物(?)吧!wwww真的很感谢なのは和Fateちゃん、陪我走过了一年零六个月的奋斗,这期间认识了很多萌耶萌耶(咦XD)的同好,也发生过太多太多事...说实在的,魔炮、真的是个充满争议的话题呢。嗯...不过之前的不当言论,可以的话请忘记吧。无论意见合不合,都确实教会了我世态许多的、对魔炮的爱溢于言表的人们,其实很感谢。(笑

就是这样,这个从恶搞莫名变现实(?)的养成故事,我已经全部补完了喔XD
最后...嗯,其实有没有人看出来,这就是15岁的【BI——】剧情?XDD(喂=_____=

○ Comment

我有看出來!!!((舉手,激動舉手
而且攻受的關係看得出來是很微妙的!
就是強到幾乎是強逼的強受以及弱到幾乎是不想攻的弱攻!!?
如果要問,那幹嘛不乾脆交換攻受啊?
答案是,"不行唷~因為奈葉要"成為大人"~~~"((噴

雖然其實可能連某菲都還沒BI—就是了!!!

Fate你想太多了!來吧!明明已經用雙手幫小奈葉令身體有良好的成長,間接說她根本是嫁不出去了!
你還考慮什麼嘛!對不對?

小minOrz我被虐到了!果然無論說多少遍Fate仍然是笨蛋!!
所以,為什麼最後的BI—這麼少呢!!一點都不夠滋潤我的(工口)心靈喔~~~~!

~_~.....啊...現實什麼的,最討厭了。
因為嚇然發現親愛的小MIN更新了以至受寵若驚得不斷傻笑的某L就此感謝地說一句:歡迎回來?

...嗯,希望是真的回來了吧Orz。
2009.08.02 20:59 | URL | Luvnana77 #- [edit]
原來這裡.....已經是季更了嘛=口=...(淚奔?)

雖然後面的BI─帶過去了(欸),不過這樣的結局是甜的甜的我覺得!(被拖走)
這系列好堅強好懂事好萌好受(?)的なのは深得人心啊啊(自重!!
現實固然殘酷...不過這對夫妻永遠都在一起的>///<(被拖走)
2009.08.03 21:18 | URL | 凜葉 #- [edit]
我看出來了。TAT
小Min君!果然...!魔炮才是王道。(掩面奔)

15歲的【Bi──】萌www
2009.08.03 22:26 | URL | 溼透的白色上衣好性感(自重) #- [edit]
To Luvnana77

弱攻强受萌え——!wwww

小L似乎很常看得出我要写的呢TAT(?
我写到那个点的时候,她们都咬定了说是なのは攻=A=
我本来想写的明明是なのは连那个都不懂就被什么什么了啊啊啊!(掩面<你自重

虐是我的目的w有那种Feel真是太好了。(巴死
当时决定砍掉写成暧昧的时候、我也很欲求不满啊TAT

现实什么的,我很喜欢喔wwww
太过理想的恋爱,老实说我已经...=A=(默

我不回去喔!
不过,如果萌耶萌耶的围裙(?)小L满脸通红地站在玄关(?)对我说“欢、欢迎回来,小min!要先吃饭,先洗澡,还是——”(巴头)的话www

最后,拍手自重啊w


To 凜葉

唔,凛酱误会了XD
季更是本故事限定喔w

所以这个部落格的话,应该不止才对。(认真<死

是甜的吗?w
嗯,无论なのは坚持的结果是喜或悲,我所做的也只能到这里了。以后的路她们会怎样走下去,就让我们一起祝福她们吧!XDD

谢谢凛酱喜欢我家なのは。(羞
诱受果然是最萌最秒杀的啊啊啊啊——!w


To 溼透的白色上衣好性感(自重)

为什么每次都认得出你呢?明明奇怪的名字一堆XDD

小U君!果然吧...!魔炮王道之类的...(掩面
所以赶紧回来,我好想你(的文)啊,最近欲求得快死了啦TAT
2009.08.07 14:48 | URL | 某MIN #- [edit]

○ Post comment


  • 只对管理员显示

○ Trackback

trackbackURL:http://min0768.blog126.fc2blog.us/tb.php/32-4a227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