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caloid】Pinocchio

Posted by 奈菲大好(某min) on 29.2009 Vocaloid 0 comments 0 trackback
一天多的速度...但是。(望

感觉超不顺手的,和我开始要的完全不一样。(泪
所以实验失败Orz!

还有就是,因为最近一直考试考得有点@@
所以民那桑!我们老家见吧。(掩面奔<?

『從前,有…』
“有一段木頭!”我們聰明的顧客,肯定早就通由菜單、率先自信滿溢地反應過來。
而事實上,此刻您只需放鬆了身心地、盡情享用優雅的餐點,然後…

噓。

『從前,有一段木頭…』
描述人偶師和小木偶間曖昧糾結的服務,還是請賜予本店這個榮幸,為您獻上吧?


─ Pinocchio ─


人偶工房,人偶師素來引以為傲的圣地。
當然,除卻面積不是一般的小、設備不是一般的缺乏、材料不是一般的稀少,對居住了二十年并有著高於常人手藝的巡音ルカ來說,上述仍舊可以成立?

不過——
只手推開工房吱嘎作響的陳年木門,再次踏進這塊領域看著積堆成山的各種型號木頭的美女人偶師,卻只剩滿滿的苦惱取代了以往的輕鬆怡然。

畢竟現在,根本已經不是材料多少的問題了,而是、多出來的沒用材料也太多了吧?

輕嘆口氣想抬手揉揉發疼的太陽穴,卻突然想起右手的…又一塊同樣不起眼的新木材。

「…果然,下回賒賬或是免費提供服務這種事、還是要拒絕的好?」
其實仔細想想,那個總愛拿木頭來暫時抵押的…呃、被搶哈根達斯會哭的奇怪男人,本來就該狠下心拒之門外才對?
不管怎么說,一個不斷向自己收購…不、是賒購人偶并會對稍微可愛點的呈現雙目星光閃閃外加玫瑰充斥背景的男人…實在給自己有點、微妙的感覺。

「再說了,」將剛才又被塞到手中換取人偶的木頭擺上桌,邊想著『這塊感覺還不錯』的ルカ,邊吐納著些許無奈又現實的話語,
「就算沒有高級點的,要賒賬的話,起碼也該是天然的或合成樹脂才有價值吧?」

畢竟,她可是以傳說中技藝高超的羅真那種球型關節完美人偶為目標的…!
…卻是什麽時候開始,被迫于滿屋的木頭,以致木製人偶都快成為正業了?

不行。越想越頭疼的感覺。
這樣考慮到自己坎坷的未來,與本就入不敷出而現在更加嚴峻的殘酷現實,在圓形木凳上做好的ルカ從一旁柜子上取來工具,開始了溫馨而再平常不過的夜…
——慢著。

「這樣雕刻是不行的!」
…按常理來說,這樣突然闖入自己聽覺細胞的聲音,根本稱不上是平常吧?!

更何況,就當疑惑的自己四下確定屋內并沒有別人而斷定是錯覺後,又聽到的…
「胸部的話,現在貧乳才是王道喔——!」這般引人誤會的發言又是怎么回事啊?

「…」

雖然不是很可能,但聲音的確是從身後這個…
走過去抱起前些時候隨意雕好的蔥人偶——等等,你問為什麽是蔥…?

那當然是…!
凡是優秀藝術家都會有的一兩個…特殊癖好?

其實,撇開創作者的私心不談,這樣的稱呼也僅僅來源於木偶少女右手持著的蔥狀木頭?
雖然仔細觀察,翠綠髪色的雙馬尾搭配花紙做的所謂“衣服”上的白色部分,我們偉大的人偶師的感受…也并不是很難理解就是了。

而事實上,當ルカ抱起可愛的人偶左搖右晃了好一陣后,并沒有出現意料中的『父親大人父親大人~』的感動場面;
相反,卻在她正有意圖將人偶上下顛倒的時候——

「你想干什麽呀,變態!」
期待中、還是該說是意料外的話,出現了。

然後。
被一句堪稱刻骨銘心的評價打擊得石化沒能反應過來,而理所當然地挨了全身上下唯一不是木製的、雙馬尾特殊技能攻擊…咦不對、這什麽鬼?!
——就成了無辜的被害者陷入漫天黑暗前的最後一個想法。

* * * * *

「嗚嗯、ルカ姊ちゃん…?」
「不可以喔,ミク。」就算裝可憐也沒辦法的。

「嗚嗚、ルカ姊ちゃん~」
「要聽話才行喔,ミクちゃん~」當然,就算撒嬌也沒得商量。

「嗚、哼!ルカ姊ちゃん最討厭了!」甚至,就算傲嬌也——!好吧,這是例外。
「…為什麽不想上學呢?」將鬧彆扭的ミク抱到懷裡,ルカ本就低沉的聲線更顯柔和。

…說起來,這般的遷就和“初音ミク”這個名字的由來,應該也算有很大的聯繫?
雖然後來她怎么也解釋不了,自己會因某個最初的聲音而慢慢思念膠著、甚至發展到迷戀上在一起的每分的地步。
畢竟,邂逅初始就被賜予『變態』稱呼的高級待遇,可不是人人都敢恭維的。

「那為什麽、就一定要上學呢?」
用力鼓起腮幫彰顯自己很生氣的ミク,即使木製的身體并看不出有任何效果,靜靜看著对方侧脸的ルカ、還是揚起了媚惑的嘴角。

『那當然是因為,能學到知識、培養能力、鍛煉并成長…』

搖搖頭打消才剛浮起的想法,相处几天的经验告诉ルカ,要是這樣和這小淘氣鬼解釋,就再別指望能說服她了。
唔啊…虽然更重要的原因其實是,為什麽感覺那樣的解釋…就和“蘿莉育成”、“轉大人”之類的,差不多?

——总之!這樣害羞的話,才、才說不出口呢…
一個人胡思亂想甚至發展到糟糕思想的人偶師,回過神來只發現調皮的蔥人偶早已耐不住寂寞地、靠近自己的臉頰細細研究起來了。

「ミ、ミク?」
這樣有些臉頰發燙地發出疑問,換來的卻是「ルカ姊ちゃん嫩嫩的臉頰…看起來比青蔥好吃的樣子…」這樣令她心跳猛漏了一拍的曖昧話語。

以及——
反駁話語脫口前就被嘴角處的柔軟觸感堵在喉間,生生咽了回去,只剩滿世界空白色彩的大腦運行不能。

就因為這樣,狡猾逃奔的人偶撒嬌的一句「總之,人家不要去學校啦!」真正被反應過來后,不甘總屈於下風的某人偶師硬起心腸花費了的多少努力…
那都是後話了。

* * * * *

嘴裡哼著的小調滿是『青蔥』、『珠蔥』、『蔥花鮪魚』、『蔥鮪蓋飯』等旁人聽來有些莫名的歌詞,小木偶ミク帶著書本邁步在去學校的路上,映襯與夏日美麗的陽光,看得出心情非常的好。

就在這個時候,伴著「想看華麗的木偶戲嗎?」這樣更加莫名奇妙話語以及奇怪的亮閃閃背景畫面出現的藍頭髮怪哥哥,擋在了ミク面前。

「不想。」
沒有任何猶豫地繼續前進的小木偶,卻似乎絲毫沒有因為自己的身份而表現出興趣。

「那那、歡樂國呢?不用上學的好地方喔~」
差點因被那樣果斷的拒絕而跑去蹲墻角,Kaito大哥深呼吸口氣,硬是挺起男子漢的胸膛,鍥而不捨地追上去。

「ミク沒興趣喔~」ルカ姊ちゃん說了回家就會給自己很多很多的青蔥,所以才不要跟怪叔叔走呢。
依舊毫無興趣地照實回答的ミク雖說是毫無心機,在對方來說卻像被補上一刀的感覺。

「可、可是那裡有個寶地喔!」不肯死心的Kaito,豁出去般地使出了最後的武器,
「只要把東西種下去,就算金幣、過不了幾分鐘也給你長出一樹金燦燦的來喔~」

「不是說了沒興…」驀然停住腳步,ミク懷疑地抬頭小心地問,「唔嗯、什麽東西都…?」

「啊、啊嗯…什麽東西都是喔!就像…就像香蕉!橘子!」難得吸引了可愛蘿莉的注目,Kaito頓時自信滿滿地拍胸,
「當然,如果ミクちゃん想得到一輩子吃不完的哈根達斯也沒問…」

「我不要那個喔。」
——雖然很快就被打回原形就是了。

不管在一旁頭頂烏雲密布地畫圈圈的怪叔叔,小木偶ミク暗自在心底浮起了『一天不去的話也沒關係吧,而且…!可以換到滿樹的蔥喔。』這樣原本就不合邏輯的奇怪想法。

然後,小木偶初音ミク的故事,也終於到了結局…咦?

* * * * *

已經很久,沒有ミク的消息了。
那天出門后的ミク再也沒有回來,這讓人偶師巡音ルカ不禁懷疑起,是不是自己太過分地勉強,以致逼得未成年少女離家出走…?

——ミク,現在在哪裡呢?
——ミク,現在過得好嗎?

嘆氣地笑了下,對似乎已經想念過頭的自己,ルカ真有種『好像在臨終前想見兒女最後一面的垂暮老人』的脫力感。
不過,舉起手中只剩跳動著微弱光亮的油燈看看四周,也難怪有這樣的感覺…對身處奇怪大章魚的腹中已不知過了多久、還要過多久的自己來說。

放下油燈于面前的桌子,ルカ拿起最後一根可用來充飢的鮪魚絲,沉默許久。
一時衝動出海找她,卻連同簡陋的小船上所有家當一塊被莫名奇妙的觸手怪一口吞食,這樣極富戲劇性的劇情…怎么說都有點無力吐槽的感覺。

『明明只是隨手雕刻出來的一個蔥人偶,又任性、又傲嬌,究竟為什麽會那樣在意?』
——在經歷了這么多日子來的思考,似乎也已經…稍微可以明白了。

站起身活動一下有些僵硬的身體,漫無目的地在可活動範圍內走走停停的ルカ,想著和那個壞心人偶相處的一切。
撅起嘴不理自己時的表情。怕自己生氣時絞衣角的不知所措模樣。甚至想起最初有點搞笑的相遇。

然後,更加戲劇性的一幕,不負眾望地出現了——

「呀——!踩到人家掉地上的蔥了啦,變態!」

「…」
「…」

眼前的小小身影,模模糊糊,卻可以輕易辨認。
襤褛的花紙衣因被打濕而有些糊在身上,垂長到地面的長髮和盈滿詫異的漂亮瞳仁一樣、在這個微妙的光線下四散著幽綠而蠱惑人心的色彩,猛然攫住了她的每個心跳。

兩人都沉默著。

「…姊ちゃん…」
聲音微弱,帶著些泫然欲泣的哽咽,然後——

「ルカ姊ちゃん!」
這樣撲來害她踉蹌著跌到地上。

「ルカ姊ちゃん、姊ちゃん…ミク跟你說喔,我、我…」
不知從何說起的支吾緊張,緊緊攥住自己胸前衣料的瑟瑟發抖。ルカ笑了。

「歡迎回來,ミク。」
「…誒?」

裝載的滿滿委屈,本來就要在原以為再也見不到的這人面前爆發,卻從沒想過再見時會是這樣的情形,能因這一句、而輕易瓦解。
於是冷靜了下來,ミク訥訥地低下頭開口「ルカ姊ちゃん…不生氣嗎?」明明拉鉤約定了,卻私自逃離上學方向的自己。

扯出嘴角一抹微笑,ルカ伸手覆上小木偶的臉頰,并不說話。

「唔…就算用家中珍藏燒酒換來的書本被ミク換了青蔥,也不生氣?」
再次小心翼翼地探頭,卻只望進了ルカ魅惑的眼裡滿滿曖昧的笑意。

「那,就算一直說謊然後被懲罰ルカ姊ちゃん最喜歡的頭髮不斷變長也是?」
「還是,就算調皮地跑去歡樂國玩,然後被變成奇怪的馬鈴薯也…」

「不然呢?」…要懲罰嗎?
好笑地打斷自家木偶的擔憂,雖然很想知道ミク這么久來到底都去了哪裡、到底哪裡比待在她身邊要好那么多,但是現在,ルカ撫摸起手感熟悉的翠綠髮絲,右手牽起到跟前,虔誠地低頭印下輕淺一吻,
「雖然這次玩得有點過分,但是我原諒你喔…誰叫,我就是喜歡、偶爾任性撒嬌的ミク這樣的可愛之處呢?」…我世界第一的公主殿下。

結果。感動得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小木偶一衝動什麽承諾都下了。
像是答應再也不說謊,像是答應再也不任性,像是答應會好好聽話,像是不小心答應ルカ的求婚…誒?!

* * * * *

那么,那之後究竟怎樣了呢?

當皮諾曹不再說謊,仙女便收回他鼻子變長的懲罰;
當皮諾曹不再貪玩,大海便給予他變回木偶的機會;
當皮諾曹學會成長,仙女便獎給他夢寐以求的身體。

當蔥木偶和木偶師之間發展出超越曖昧的關係…
——從此以後,兩人在章魚的腹中,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童話的故事…就應該都是這樣落幕的…吧?









End

——————————————

...没话说了Orz!

○ Comment

○ Post comment


  • 只对管理员显示

○ Trackback

trackbackURL:http://min0768.blog126.fc2blog.us/tb.php/31-39a41e7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