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son Three:The Valentine's Day which belongs to us 续

Posted by 奈菲大好(某min) on 15.2009 萌样小暴君>_< 6 comments 0 trackback
...(默)
你没看错,就是『续』。(爆

惊讶吧...?对不起我也没想到有。(掩面<啥

预定昨晚赶完的,可是我好累,睡着了没写完抱歉Orz!
之所以会断成两篇,是因为觉得越写越长应该赶不上贺文的关系。(倒<事实证明的确)

这篇居然有五千字!!
我废话的能力真是有增无减了。(喂

而且因为有点小糟糕,所以续篇是部落格版的。(羞羞<啥
该说、关于这个『按摩』故事本来就只是自High用的(自重),所以大概、肯定以后都只会在这里更新(如果有的话Orz!)WW
所以请不要在300催文,连同虐、你看到的什么贺文——全是错觉XD(咦

以上。

过去每个这一天所发生的事情,なのは已经、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总会给自己太多太多的惊喜的Fateちゃん,堆置在心间满满实实的甜蜜、使得她越来越贪心地依赖着对方的温柔。

唯一记得、甚至异常清晰的,果然还是蜡烛火光摇曳下照耀着的那个美丽脸庞。
是那样的美,以致五年前的初见时颤抖地不敢直视。
现在想想真是有点好笑呢,当时的自己。

『完全没有必要害怕的,Fateちゃん、是很温柔很温柔的人呢。』
轻按左胸处,发生过的点点滴滴慢慢渗透心间,荡漾着甜甜香香的味道。昏黄的烛光笼罩出一室的柔和,像极了那人温柔的注视。

——然而就算这样,还是难抵眼底的一抹寂寞。

『嗯,没事的。不用了琳ちゃん,你就和疾风さん一起开开心心地过吧嘿嘿!咦?不用害羞的喔~』电话里委婉地拒绝了好友热好心邀请,一定是因为现在自己的表情、并不想被人看到吧?
真差劲呢,明明是临时有事的Fateちゃん拜托疾风さん今晚照顾自己,却拒绝人家。

不过…
真正差劲的,绝对是这个因Fateちゃん不在就掩盖不住失落的模样吧?


「なのは小姐,」轻声地开口、打破餐桌前发呆的なのは不经意间营造的沉默压抑气氛,老管家话里满是关切,「真的不用送您去疾风小姐家吗?毕竟现在…」豪华高级的晚餐、浪漫情调的布置,一切为这特别时刻所做的精心准备…现在竟只更映衬了なのは的落寞。

「啊…」才发现自己这样的失礼,なのは不好意思地回过神,只是挤出的笑容因脸部过久毫无表情而显得更加勉强,「嗯,没关系的。是一年一度的情人节呢,所以なのは当然不能打扰她们嘛~嘿嘿~」

「…」如同对伺候十几年的Fate一样、老管家早在Fate带领なのは回家开始就把她当小主人般忠心对待,所以理所当然对她现在的状况担忧万分。只是酝酿了许久,也只能恭敬地鞠了一躬、再次强调无奈的事实,
「Fate小姐是真的很期待今晚的共餐,可是您回来前临时有非常重要的工作不得不回公司。请您一定要谅解。」

要为偶尔不在身边的Fate小姐照顾好なのは,这已经被他奉为重要职责之一。毕竟拥有巨大遗产、却时常在空荡荡的大屋里露出寂寞眼神的Fate,从她入住之后红眸里愈发盈溢的温柔和宠爱,都是有目共睹的。
由衷地感谢这个能够给予Fate小姐自己和其他任何人都无法给的温暖,是他愿意付出余生守候她的信仰坚定。

「啊管家爷爷,不、不用这样的!」再过多少年都不能适应Fate家仆人们的谦卑尊敬,なのは的平易亲和亦是大家愿意接受并疼爱效忠她的重要原因,「なのは知道的,Fateちゃん的工作需要…」

嗯,是知道的…
正是因为Fateちゃん在细心照顾她的同时很好地兼顾学业工作、才更喜欢这么厉害又温柔的Fateちゃん。所以才更觉得,这样虽明白、却抑制不住表现出寂寞的自己——很自私卑劣。

『为什么就不能当个乖孩子,好好听话等Fateちゃん回来呢?』
『控制不了自己、还让大家担心,这样的自己…感觉好讨厌。』
即便只有十一岁,在某些方面、なのは表现出异常的早熟。

——这正是现在Fate抽空打来电话的原因。


『…对不起呢なのは,答应要一起晚餐的却失约了。』
『所以…稍微任性一下也可以的喔。像是…』

「Fateちゃん是大笨蛋…!」『唔…诶?』
为什么打电话来?为什么要那么温柔?为什么…说なのは可以任性?
讨厌…要哭出来了,明明刚才好不容易忍住的…

『…嗯,因为Fate喜欢不勉强自己的なのは,所以、没关系的喔。』
『唔,Fa、Fate是笨蛋…但是你哭我会心疼…不要不开心,好吗?』

就是这么短,十分钟不到的对话。
只是挂下电话的なのは依旧朦胧着水汽的紫瞳、却荡漾出层层的暖意,老管家知道、这已经足够了。

「有什么好事吗,なのは小姐?」微笑地问出,他躬身一旁。

「啊…嗯。」稍回过神来,なのは的笑容宛若夏阳的璀璨,「Fateちゃん大概会很晚才能回来了,她让我先睡觉。」
虽是根本跟「好事」搭不上边的事情,可现在、应该已经都没关系了吧。

————————————————

「Fate小姐。」虽说已经尽快地处理完不合时宜地破坏原本美好一天的Case,然而当管家从刚进门的自己手中接过外套时,古老的钟摆也已是耐不及地敲响十一点了。

手掌轻轻按上有些酸疼的额头,红眸里清晰可见满满的疲惫,Fate扫视着视线所及的地方,转而问向身边人「巴鲁管家,なのは睡了吗?」

「是的,小姐。」稍微欠身,老管家答道,「なのは小姐一个钟头前睡下的。您要用点餐吗?」

安心地露出微笑,Fate总算松开了晚上办公开始就一直紧皱着的眉头,温和地说「不了,我回房洗澡后就睡觉。今天也辛苦您了,早点休息吧。」

————————————————

站在二楼走廊なのは房门前,Fate停在门把上的手一阵犹豫。

『…还是算了,明天再向她好好道歉。』虽然觉得很是歉意,可Fate并不想打扰安睡中的なのは,转身走回隔壁自己的房间。

因为实在累乏了,所以Fate随手扯松一戴上就总让自己精神紧绷的领带,顺带解开了几个纽扣,「啪!」的一声摁开了灯。

然后不偏不倚地睡在自己惯躺的位置、乖巧地盖好被子睡得正安稳的…
——果然除了那个棕发紫瞳的孩子再没别人了吧?

虽是对なのは偶尔的不请自来已习惯,可是对这个突然迷糊地睁开眼睛、开心扑向自己撞得她踉跄了下的例外,Fate也只能有点脸红心跳加速地在内心OS『内、内衣…なのは你的肩带滑落下来了!』

「欢迎回来~Fateちゃん!」
被无懈可击的笑容直接KO,Fate在扶好把整个重心交付给自己的なのは、而碰到对方稚嫩光滑的肩部肌肤时,不禁由衷地感叹『究竟我一天要提醒自己冷静多少次…?』

「我回来了,なのは。」习惯性地揉揉なのは顺滑的头发,Fate微笑着却带点心疼,「不是答应Fate要乖乖先睡的吗?怎么不在自己房间里呢?」

「唔唔…」有点心虚地往Fate怀里蹭了蹭,なのは的辩解细声得听起来毫无说服力,「这、这不是也算听话吗?なのは在Fateちゃん回来前都有在乖乖睡的…」

孩子气的模样惹得Fate摇头轻笑、先前的疲累一下消逝了不少。不过…
「那现在,Fate带你回房间睡吧?」该休息的时候还是要好好休息吧?她可不想看见なのは明天没精神地赖床的模样——…虽然也非常可爱。

「唔…明天周末、所以在Fateちゃん房里睡不可以吗~?」无辜的眼神不晓得是故意与否,对なのは拉尾音撒娇的狡猾技巧、宠溺她过头的Fate向来是零抵抗力。

再加上——
「呐,Fateちゃん也不是说过了、晚上要教なのは各种各样的东西吗?」这样劲爆的发言,原本被工作压得忘记这件事的Fate脸上猛地一片樱红、许久才支吾着
「嗯…但是我还要先洗个澡…」这样听起来意义不明的话?

「なのは会等Fateちゃん的!」因为睡了一段时间的关系,なのは现在活力充沛,本就如太阳般温暖的笑容、更是耀眼得Fate有种『说不定不开灯也可以喔』的错觉。


不答应不行呢。总觉得再纠缠下去的后果绝不会是なのは妥协,而是忍耐力随时可能向愈加黏紧在自己胸前她的香甜气息低头,或是被不时爆出的本人毫无自觉性的话语瓦解?

不不不,应该说再继续以洗澡的话题纠缠的话,下一句肯定会是『那、なのは陪Fateちゃん一起洗?嗯嗯,这样Fateちゃん就不用担心なのは等着会无聊了!』

…为什么最近总有一种脱力感?

——Fate.T.Halaown,学校堪称『不可多得的全能性人才』,意外地在洗澡过程中发现自己私生活中的死穴。

「各种各样…的东西吗?」闭上眼任由头顶热水喷洒氤氲、顺着美好的曲线淌下,Fate轻声自问,「这样做…真的可以?」

————————————————

「呐呐Fateちゃん,这里这里!」

迫不及待的声音传入刚从浴室步出的她耳里,Fate擦拭头发的手停下,有些好笑地看着なのは说「我记得…这该是我的房间吧,なのは?」
对一切准备就绪地坐在床上、然后兴奋地掀开被子一角拍拍那个位置喊自己过去的なのは,Fate有种对方喧宾夺主了的可爱感觉。

「唔?是啊。」明显听不懂Fate的故意调侃,なのは疑惑下转即又微笑得纯真,「啊!可以让なのは帮忙吗,Fateちゃん?」

「诶?…嗯。」不知道为什么,坐到なのは刚才说的位置、让跪坐在左手边的なのは用有点笨拙又认真的小手细心自己顺干头发,Fate觉得『虽然平时也有感觉、可今晚心跳似乎异常得十分明显?』
这好像、应该、肯定是危险的预兆…吧?
不行不行,深呼吸、冷静啊!

「好了喔!那么,」绕到Fate面前,なのは充满期待地问出,「Fateちゃん要教なのは的、究竟是什么呢?」
——冷静得下来才怪。

看向期待万分的澄澈紫瞳,Fate心底升上一股罪恶感。但该是对今早嘴唇一刹的柔软触感的渴求作祟?望向なのは的红眸汹涌着对方并不知晓的一切。

「像是,比早上更舒服的接触?」所以,恶质地开口了,「なのは说过,喜欢吧?」说出这样的话、好差劲呢,Fate。

「唔…嗯!」微微脸红,なのは好奇地问,「怎样会更…唔舒、舒服呢,Fateちゃん?」

「像这样。」接着,红唇便欺上、细细啄吻。
但是已经控制不了自己了呢。柔软嫩滑的感觉,让人止不住想要触碰更多、更多。

在慢慢的舔舐、满意地听见なのは的可爱呻吟后,Fate稍稍拉开距离,绝美的脸庞因些许兴奋而镀染上异样的色彩——那是なのは也不曾见过的魅惑。

就是因为完全看呆,所以才会昏昏沉沉地对那诱人的声线问出的「可以吗,なのは?」乖乖点头吧?在连『可以不可以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

但是不管Fateちゃん想做的是什么,只要信任、而且依赖,就够了吧?搂在自己腰间的适宜力道,整个人感受到的熟悉温度,还有唇上的轻重啃咬。

虽对『Kiss的话、不是只指平时和Fateちゃん偶尔的脸颊亲吻吗…?』及现在侵入自己嘴里的柔软感到矛盾疑惑和未知的害怕,可是看见的Fateちゃん是那么专注、甚至能感觉到她的小心翼翼,竟然鬼使神差地闭上双眼了呢。

因为Fateちゃん说了,「Kiss的时候眼睛闭上是基本礼貌喔。」所以只要听话、就对了吧。因为是这么这么地喜欢着她呢,这个给予自己万千宠爱的存在。


因自己的拥吻而泄露而出的轻声呻吟,曾经多少次想象なのは唇齿的味道。就这样把她抱在怀中了?简直难以置信。
然而对方笨拙得几次咬到自己嘴唇传来的酥麻痛感,真真切切地表明着、这无比幸福的真实存在。

无法抑制思念与贪欲的蔓延,紊乱的喘息显明了红眸里愈发的急切和欲求。若不是那甜腻的嗓音发出「呜…唔疼!」的轻喊声,Fate大概直至完事都不会察觉自己伸入对方内衣的手已经不安分到肆虐的程度吧?

「啊,抱、抱歉,なのは!」难得的失态,Fate有些手足无措地赶紧抽出自己的手,转过身试图平息有些激烈的喘息。重又夺回的清新空气清楚地提醒着Fate如此的失控,有些懊恼地低下头,她甚至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身后的人。

空气中弥漫着难得的尴尬,沉默居然有种刺耳的错觉。


「…唔…Fa、Fateちゃん…?」尽管是很努力使声音听起来和平常一样,可连なのは自己都察觉到话里的颤抖,对方不可能发现不了的吧?
不对,肯定被发现了吧。急速的心跳、绯红的脸颊、杂乱的呼吸。
完全不像自己了。被Fateちゃん碰触到的每处地方微微发烫颤抖,Fateちゃん也一定、注意到了吧…?

几乎因Fate的不知发呆还是不敢回应而再次陷入无限的缄默循环状态,なのは搔搔脸颊猛地记起一件重要的事「啊,对了Fateちゃん!」如此突然得Fate回过神。

「这个!」回过头来霸据了自己整个视野的是一个精致的小礼品盒,なのは的稚音听得出满满的兴奋,「送给Fateちゃん的。情人节快乐喔!」


…情人节…快乐?

「な…のは,」扯出的字句居然有些艰辛,Fate轻咬了下唇,隔着高举到对方面前的盒子なのは并看不到她的表情,「你知道情人节送对方礼物,是什么意思吗…?」

「唔?唔…」放下礼物,なのは偏了偏头细想,转即望上了对方有些尴尬地微笑,「嘿嘿…好像不知道。」

「…」该说是意料中的答案吧,只是左胸处还是隐隐作痛、好像什么东西要一点点的燃烧殆尽般。对なのは来说,果然只是个普通的节日?


「但是疾风さん说了,是送给最重要的那人的喔!」
「嗯…咦?!」

「嗯,なのは不知道情人节什么的,但是——」白皙的手臂环上Fate的脖子,なのは明亮的紫瞳里清楚地印照着对方,「对なのは来说、Fateちゃん永远是最重要的人喔!所以虽然今天都要过了,可是不要紧。以后、每年都一起过吧,Fateちゃん?」


「唔?Fa、诶咦?Fa、Fateちゃん?」因看见红瞳中弥漫的水汽而慌张,なのは手忙脚乱地赶紧轻轻拭去、脸红地说,「Fateちゃん…唔、なのは做错什么了吗?」

「没有错喔。」拉下小手抱住对方,Fate柔声说道,「只是、收到礼物很开心而已。」

「嗯那なのは明年还要送!但、但是因为赶着回来,所以没有很好地挑礼物…说不定Fateちゃん看了不会喜欢…」说着这样担心的话,なのは无不后悔直到爱丽莎和疾风提醒、才匆忙放学后往礼品店跑而不是早准备好,「唔…而、而且还是用Fateちゃん给的零花…唔!」

抱紧了なのは在怀里,Fate脸上的弧度愈发柔和「这样就够了,なのは。」已经,很满足了。
真傻呢,自己。用这种方式占有还懵懂不明的她,早就知道自己并不愿意。最想得到的不是她的人,而是——「有朝一日なのは的特别注视」。
因为说了『是最重要的人』,所以、继续等下去也可以的吧?

「呐なのは,继续吗,刚才的Kiss?」
就让一切停于这个吻,再由轻触的这一点、开始。

『下次,换我送你礼物吧、なのは。』

Fin

————————————————

我差点就把なのは推倒了!(巴
错了,是差点让Fate推倒她了Orz!
总觉得打着打着,一反原始构思地有种『好容易也好想把なのは吃掉!』的感觉Orz!(自重

如对看不到期待(咦)的后续发展有所怨念的,请丢Fateちゃん和我...与某同样有想发生H未遂剧情的大人XD(啥
我觉得再写下去的话——很快会被奈叶控病毒侵染全身Orz!

您的支持鼓励某MIN收到W→

拍手回复W

>>は,はじめまして!で,でも、愛してるよ!MINさん!( ̄ε(# ̄)☆╰╮o( ̄皿 ̄///)

はじめまして!WW大人不要欺负某MIN日文小白Orz!
虽然很想说告白自重XDD,但果然还是很好奇...大人您是?
至少留个联系方式才好发展嘛。(掩面<爆

>>MIN大人的續集~(打滾) 收到指示、不會在300催文了(只會在這裡催>被毆) 另外想請問一下MIN大人~可以把您的博客加到開學被視情追著跑的某w裡的連結嗎?

谢谢您的支持!XD
不过最近我应该没有时间写文了吧...?(望天
至于连结问题,如果不嫌此地简陋、大人请便喔WW

○ Comment

唔唔、
雖然繼續下去就是犯罪了...不過果然還是太可惜了。(掩面)

嘛、
不過沒關係。(拇指)
這證明在未遂之前,都還可以盡量亂來。(爆)

期待下次的未遂,Min大人。(奔走)
2009.02.15 19:50 | URL | 小觸手 #- [edit]
咱……继续期待下次的未遂好啦~【掩面奔】
2009.02.15 20:11 | URL | 路路羞 #- [edit]
某同样有想发生H未遂剧情的大人
這個人......不就是我嗎Orz?

MIN醬真是好人喔(淚流滿面
竟然真的把Fate大叔的推倒未遂寫出來了
喔喔喔~~~好滿足喔~~~
雖然是未遂, 不過推倒未成年少女是犯法的喔
所以=3333=這樣就很好了

要不要再寫一篇奈葉16歲的=w=?
到時就真的可以推了(喂喂喂
不過就算是''一夜過去了''的那種推倒我也很滿足喔TAT

因為對這對的平行文真的很喜歡(樂奔
謝謝MIN醬的好文~~!
MIN醬萬歲~!
2009.02.15 20:52 | URL | Luvnana77 #- [edit]
To 小觸手

>>雖然繼續下去就是犯罪了...不過果然還是太可惜了。(掩面)
Fate这女人不是一直都萌得犯规、要不就是引人犯罪吗,U桑?XD
偶尔也得换换我家(啥)なのは不是?(笑<死

>>這證明在未遂之前,都還可以盡量亂來。(爆)
我也觉得可以喔!(握手
请继续努力犯罪吧,Fateちゃん!XD(巴

>>期待下次的未遂,Min大人。(奔走)
就说不要这样客套了,U桑Orz!


To 路路羞

谢谢期待XD
不过我不知道下次是什么时候喔W~(死
也许没有了?(认真


To Luvnana77

就是你啊,L酱!!(大笑<砸死
不过没有人丢的样子?还好XD

>>MIN醬真是好人喔(淚流滿面
发卡自重Orz!

>>雖然是未遂, 不過推倒未成年少女是犯法的喔
所以=3333=這樣就很好了
嘛嘛,本来也就没有打算让Fate成功的,毕竟なのは才十一岁啊!
稍微自制下自己吧Fateちゃん,这么早推倒对なのは的发育不好的喔XD~

>>要不要再寫一篇奈葉16歲的=w=?
其实人家预定是15岁的说。(掩面<啥?!!
总觉得Fate要等好久Orz!

>>不過就算是''一夜過去了''的那種推倒我也很滿足喔TAT
但是我不满足怎么办?=3=(喂喂喂

谢谢L酱的有爱支持!=W=''
2009.02.18 14:23 | URL | 某MIN #- [edit]
>>其实人家预定是15岁的说。(掩面<啥?!!

15歲!!!

所謂的犯罪邊緣
是最佳的未遂時機阿XDD(巴)



我也可以擅自將MIN大連結到我的雜草窩嗎!!(已經加了)(喂
2009.02.18 18:53 | URL | 迷你S #- [edit]
To 迷你S

嘛,这次叫什么好呢,小映夜~(喂喂喂

是说、请忽略那个什么十五岁?W
一切都是错觉。(掩面

因为最近貌似不想写这篇?Orz!
另有打算。(倒
2009.02.25 00:45 | URL | 某MIN #- [edit]

○ Post comment


  • 只对管理员显示

○ Trackback

trackbackURL:http://min0768.blog126.fc2blog.us/tb.php/13-92254b55